486

一个无聊偶尔会写写东西的人

Senior(四)

      

        我高一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特别喜欢扣弄自己的掌心,而且还会把胳膊肘支在课桌上玩。这一点我同桌到没说什么,你却在后面突然来一句:“你的手掌好粗。”我当时就搞了笑了,不服啊,你没摸过你又知道?然后就趁机把手伸了过去,说:“你摸一下看看。”当时想法很单纯,只不过是想要捉弄一下你,弥补你之前捉弄过我那么多次,没想到你比我还单纯,我说你摸你还真摸,一根食指头伸出来,放在手掌心靠近根部位置,十分用力的划了一下,感觉十分仔细,像是不想放过任何一个纹理一般仔仔细细、一点一点地划过我的手掌,什么小说里写的那种酥麻感根本没体会到。划完以后,你就抿着嘴点着头,长长的“嗯”跟着声带振动一起消磨着我的忍耐,这是敷衍还是赞许,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和你对视的时间超出了我的承受极限,不能在看你的眼睛了,怕被你看进去,干干笑了两声就转身坐好,不敢去碰你刚才摸过的那只手,只能握紧拳头,掌心的汗沾在指尖,有点凉,但头脑却在发热。






(喜欢扣弄掌心而且还故意能让你看到,还不是因为想要引起你的注意,想要你会看着我,不要那么早就忘了我,不过上述意外是真的没有预料到,赚到了?)

Senior(三)

       

        我呢晚修结束准备回家,你呢还得上多一节课才能回宿舍,那天我呢收拾东西有点慢,你呢可能是已经上完厕所回来了,我和你呢就恰好在快要走出班级门口的地方碰上面了,我呢没看到你,你呢却一本正经地和我说了声:“再见。”已经做了三年同学,现在还那么有缘分被分到同一个班,“再见”未免也正式过头了吧。当时是我的过没看见你,你这样一招呼,着实吓着我了,愣没一会儿,却又被你的认真给弄得哭笑不得。
       

        可爱至极,在我看来。

Senior(二)

       

        外宿生嘛,午休又没地儿去,你到能回家吃饭。无聊用讲台上的电脑看一部同学推荐的番《 となりの関くん 》(《邻座同学是怪咖》),挺有意思的,有两个也是外宿的同学来凑热闹。看没多久,你回来了,也来凑了热闹,我想你要不是看到还有其他同学一起而只有我的话肯定不会来凑热闹的。我是拿了张椅子坐在讲台上趴在电脑前,左右是那两个同学,你没地方站就站在我身后,【你的手臂就从我身后从两侧伸过来,撑在讲台上】,我当时表面故作镇定内心十分懵逼,你的气息和声音扰得我无所适从,额冒冷汗,几近窒息,不时还得回答你的问题或者应景地尬笑两声,然后持续了大概五分钟左右吧但感觉像是好几个小时你就下去回座位上去了。

       
        余悸一般,心好像终于找回了节奏开始扑通扑通地疯狂跳动,回血充分,耳根有点发烫。

Senior(一)

       

        外宿生嘛,午休又没地儿去,你到能回家吃饭,上课前半个小时靠着颈枕趴在桌上半睡半醒的,坐在倒数第三排靠走廊那个位置刚好对着教室后门,感觉眼前有光,是你回来了,发现是你就睡不着了,但还是保持原样装睡,唉很后悔没把脸埋在枕头里,不知道我的睡样有没有把你给丑到,半眯着的眼看到你【顿了一下】,从因为被后排座位挡住只能开个一人宽的缝中挤进来后你转身把门轻轻地关上。
      

        温柔至极,在我看来。

#LUVLETTER#二零一七年六月一日晚九点十五#

       

        今晚又是巧缘。

       
        接到葵花的电话,收拾好堆积了满桌的疲倦,小心翼翼地越过安静的晚修氛围,躲在班主任的盲区,下楼与葵花会面。没有任何预感,一出校门便与你来了个四目相对。似曾相识。哦对,有日中午放学也是如此,只不过那次是我站在边上等你,这次是你站在边上等你家那辆粤港双牌的保时捷。啊,很久没这么窒息到无所适从了,悬在半空的手不知该是挥一挥以示友好,还是假装在找东西。心跳真的骤停了好几秒,呼吸也忘了节奏,整个人就像双脚离地,同漆黑夜色一样空白的大脑没有做出任何选择,只是下意识拉远你我间的距离地走向更加漆黑的阴影。不能太近。

       
        祝好运,我爱你。

#二零一七年二月二十二日晚六点#

       

        晚了。

       
        上方时间显示为2月22日,已经是第二天啦,惊讶自己居然迟到了,煽情的话全被堵了回去。

       
        也是,已经不是第一次这样了,对不起啦。连带去年和前年一起。

       
        还是恭喜你,又在这个世界上多活了一年。

        
        别担心,我还爱你。

#LUVLETTER#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二十号晚九点半#

       

        人来人往。我讨厌错过,害怕失去。像是赌气一般避免身体接触,像是报复一般只字不语。这样怎么可能会不错过,不失去?问自己,到底为什么?我,宁愿没交集,自顾自地走向地狱。不不不,我还是没有正面回答,再问一次,到底为什么?我想留住在他心里以前的我,而不是取而代之的让他困扰、自作多情的我。不不不,我还是没回答到根本原因,最后再问一次,到底为什么?我不想要心痛,不想要难堪,更不想要从他眼睛里看见羞赧无措的自己——他肯定在想:不是吧,骗人的吧,完全没考虑过会和这种家伙谈恋爱啊,难道我的某些行为让这个家伙误会了?不对啊,这家伙平时也没有什么喜欢我的迹象啊!别啊,这个锅我不背啊,天哪,我该怎么办啊!你对每个人都是很温柔,在你眼里大家都是平等的,或许有个别特例。让我还留有欣喜的是,我们之间不止有过打闹,还有过争吵,甚至还有过冷战,我们还有只有我们才听得懂的话梗,这些你都还记得吗?我很荣幸能与你共同拥有着这些经历、回忆。这样就够了,虽然留有不甘。等我攒足了勇气,你还会在原地吗?

      
        等着我,我爱你。